Because being beautiful should never harm you.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 10月 2022
有人续签被拒有人起诉美国耶鲁大学直面中国学生签证问题!

在过去的2年多时间里,没有明确的数字证明有多少中国学生受此政策影响赴美留学生受阻,但是这一仍在生效的政策,给赴美留学和准备赴美留学的学生造成了

近日,耶鲁大学校报Yale Daily News发文,讲诉几位耶鲁大学中国留学生因此“牵连”而影响学业的故事。

25岁的张同学(音译)是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一名博士生,目前身在中国进行远程研究工作。

2021年的时候,张同学曾回国,当时他乐观地估计美国对中国学生的签证“限制”已经放松,结果在国内重新申请美国签证的时候,不幸被拒。

因为他本科就读于一所参与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大学,尽管他表示,他的计算机科学本科学位与中国军方无关,但是解释无用。

不过,张同学仍然认为自己“幸运”的,因为他在耶鲁的第一年就已经完成了上课和助教的要求。他还说,耶鲁大学去年的疫情政策允许他远程工作,包括与导师会面和与其他学生合作。

然而,从本学期开始,由于他的签证身份问题,他不再被允许注册为全日制学生,因此他无法获得研究生津贴。

“我认为我并不悲观,也不乐观,我感觉还好,因为我的导师非常支持我,他试图把我当作特殊情况对待。如果我继续写论文,我最终还是可以拿到博士学位,所以这是我很感激的。”

张同学说,他的导师允许他以兼职的方式工作,以帮助他支付就读研究生的费用。尽管如此,他表示非常想念校园和实验室环境,在那里他可以与其他学生交谈。“独自在家工作,很难找到社交生活,”

另一名耶鲁大学电气工程系的博士三年级的匿名学生表示,在签证时,他面临的处理时间比正常时候长得多。

这位学生说:“由于疫情,大多数美国领事馆在2020年都关闭了,因此许多在国内学生直到2021才有机会预约签证。实际上,大多数中国学生比预期晚了一年抵达美国。”

这名学生在加拿大完成本科教育,疫情期间一直居住在加拿大,这使他能够在2020年申请签证,因为加拿大领事馆在那一年内重新开放。

不过在申请赴美读书签证时,他的行政处理和背景调查时间长达3个多月。签证结果迟迟不出来,他怀疑这与他自己“敏感”专业有关。

在网上看了很多信息之后,他觉得自己的签证申请可能已被遗忘或积压,该学生随后取消了他的签证申请,并于2020年12月在另一个领事馆进行了第二次预约——这距他第一次签证已经3个多月了,然而,他又等了五个月,仍然一无所获。

最终,该学生联系移民律师提起强制令诉讼——向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提出要求,迫使政府对未决的签证申请采取行动。提起诉讼大约一个月后,他获得了签证。

这学生还表示:“我会选择继续在美国学习,因为我的研究领域美国是世界上最好的。但我看到,欧洲的学生可能每年都能回到中国,尽管所有这些东西都要付出代价,但我仍然把研究放在第一位。”

另一名郭姓(音译)的学生是耶鲁大学细胞生物专业博士四年级学生,自2019年以来,她一直没有回国。

郭同学表示:“我非常想念我的家人,我也会想念我最好的朋友在中国的婚礼,但你必须忍受它,没有办法绕过它——我不能冒险(回国)。”

因为她的美国签证有效期只有1年(2018年后,美国给学习航空、机器人或先进制造业等专业的中国研究生签证有效期从5年缩短至1年),回国意味着需要重新办理签证,有潜在的签证被拒和无法重新入境美国的风险。这会影响她在耶鲁大学的实验室实验以及研究生收入。

郭同学最初是以中国奖学金委员会(China scholarship Council)的奖学金来到耶鲁大学的,该项目自2006年以来一直与耶鲁大学世界学者计划(Yale World Scholarss program)合作,每年支持约20名生物和生物医学领域的学生,但学生意识到如果他们获得CSC奖学金,签证容易被拒。

郭对她的奖学金记录表示担忧,尽管该选择她已经不持有这项奖学金,但是这一记录可能会影响未来的签证申请。

郭同学说:“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家人,他们也很想念我,因为当疫情蔓延到美国时,他们只听到关于美国有多少人死亡的故事、新闻和数据。”。“我不能告诉我的家人(我当时感染新冠肺炎),因为我知道他们会非常担心,觉得他们无能为力。”

郭同学估计“很多中国学生可能5-6年也不会回国”。她还表示她的奶奶已经80多岁了,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可能会见不到奶奶了”。

郭同学曾任耶鲁大学中国学生和学者协会主席,她曾帮助组织了一次中国研究生会议,听取他们所担心的问题。耶鲁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生院为返回中国的学生提供了一笔紧急基金,这些学生可能被迫在中国停留数月。

虽然10443公告仅针对部分中国“敏感”院校和“敏感”专业毕业的中国研究生,实质上受影响的人数仅是中国赴美留学总人数的极小一部分,但是无疑是给中国学生赴美留学蒙上一层阴影。

今年1-7月份,赴美留学人数大幅减少,是事实。美国向中国学生发放的F1学生签证数量是疫情前2019年同期的一半。

目前,中国仍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地。包括耶鲁大学在内的美国大学高层多次发声,要求美国政府重新审视对中国学生的签证政策,以便让国际教育交流尽快回归正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